Your position: Home > 艾东公益 > 公益视角 > details

对话李红薇:艺术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神秘力量

2019-08-03 11:10



本期嘉宾:

李红薇


青岛电视台小白帆

少年艺术团创始人

中国民族民间舞等级考试

高级考官

舞蹈教育以及儿童电视导演


       李红薇, 1991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民间舞系教育专业,学士学位。1993年至今,制作了儿童艺术片、纪录片30多部集、晚会50多场,其中《红飘带 蓝飘带》《太阳 大海 童年》《我们和祖国一起成长》《沂蒙山小调》《唱支山歌给党听》《山里的小姐姐》获得国家级政府奖项,2001年,李红薇受邀担任中央电视台六一晚会导演,2000多名演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与了晚会《快乐起飞》的现场直播。2009年导演的大型儿童风情舞剧《让爱一起飞翔》由香港、台湾、小白帆三地演员联合公演。2010年导演的儿童舞剧《七彩宝盒》获“牡丹奖”儿童类金奖。2014年任艺术总监及总策划的大型原创儿童舞剧《崂山花儿》在青岛正式公演,2015年再次在青岛大剧院公演并获山东省“牡丹奖”。

       作为小白帆“快乐的领航员”,李红薇曾带领团员们代表青岛市出访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奥地利、丹麦、挪威等30多个国家及地区,成为青岛市对外文化艺术交流的小使者,一张闪亮的城市名片。

       20多年来,李红薇在儿童舞蹈教育、舞剧创作以及儿童电视节目制作领域始终孜孜不倦、辛勤耕耘,始终坚持能让孩子们有一颗爱美的心,让他们有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始终坚持,美是生命!


采访李红薇老师:



李红薇老师您好!您认为舞蹈在您的生命中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我觉得舞蹈像是我的一条生命线一样,我从小在大院里长大,总爱和一帮孩子们蹦蹦跳跳,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被少年宫的老师看到说“这孩子不错,去学跳舞吧。”于是被选去少年宫学跳舞,大一点又考进山东艺术学院附中学舞,后来又考上北京舞蹈学院,可以说舞蹈伴随我一生。


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后,到青岛电视台做少儿电视节目、做艺术团,虽说是在做电视行业,但舞蹈始终影响着我,它像是另一种可以表达的语言,影响着我的生活方式、人生态度,它如影随形,如牵如挂。


少女时期的李红薇


从1992年成立青岛电视台小白帆艺术团到今年已经27年了,在这27年里我们看到您作为少儿艺术教育的从业者,眼光是具有世界性的,从2002年您就带着“小白帆”到国外出访交流,迄今走过了30多个国家,那么在您看来国内外艺术教育有什么异同吗?


从1992年“小白帆”便开始了“小脚丫走天下”,那时候我们到国外去演出,国外的媒体报道我们是“友好小使者”。十年的时间里,我们去过五次德国,有一次德国的一家媒体报道我们为中国的和谐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想我们哪有这么大的实力,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后来他们告诉我孩子们通过出访交流认识到不一样的世界便会觉得开心,孩子开心那他的家庭也就会感觉幸福,一个家庭幸福了,那社会也便和谐了。后来我一想还真是这个样子。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走过30多个国家了,其实这些出访交流我觉得更多的还是是让孩子们打开一扇窗,让孩子通过去了解世界而把自己的梦想逐渐放大,逐渐清晰。


相比国内外的艺术教育,我认为并没有截然不同,因为这与每个国家的教育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国外的艺术教育可能更关注到孩子们的兴趣,我们看到加拿大的孩子每天下午放学之后背着书包就去舞蹈教室练舞,孩子们对于艺术是真正的热爱与痴迷,而中国的孩子可能每天下午放学后要回家写作业,这两者并没有说哪一种更好,而是教育方式的不同,未来选择大学的方式不同。


“小白帆”出访法国


“小白帆”走过的27年里,我们看到您与孩子们去过军队慰问演出、到敬老院助老,在成长的同时也在为社会做出贡献,您也一直坚持参与我们艾东公益活动很多年。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做这些事情呢?


从1992年成立,“小白帆”的一部分精力是做少儿艺术培训,另一部分就是排练节目到处演出。1992年成立之初我们便带着孩子们去灵山岛慰问驻岛部队演出,青岛是一座沿海城市,有许多的海岛,这算是我们的优势吧。记得我们第一次去海岛时坐交通艇,那天风浪特别大,孩子和老师们上船后都吐得稀里哗啦的,即便是这样的情况,孩子们还是在露天雪地里给战士们完成了演出,大家都干劲十足。那时候城市里的艺术团、培训机构还不是很多,我们作出了这样一件事情,慢慢的便觉得这像是一种使命感,敦促我们不断的为社会做些什么事情,去让世界变得美好。参与艾东公益活动,对我来说也是有不一样的意义。在艺术教育方面,农村的孩子比城市孩子更薄弱,而我又恰好从事艺术教育行业,我很愿意通过艾东公益这个平台,帮助更多热爱艺术的农村孩子,给他们的童年增光添彩。





“小白帆”敬老院助老演出


您与艾东老师有什么故事呢?是什么原因让您加入到艾东公益并坚持下来?



我与艾东老师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了,因为我们曾经都是做电视节目的,那时候她还在山东电视台,我在青岛电视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因为我们都姓李,而且都是山东人,也常常打趣说“五百年前是一家”。在工作上,艾东是我的良师,生活中,她像是我的家人。虽然有时候一年也见不到几次,但彼此都牵挂着。


12年前,艾东决定在马耳山成立艾东小学,那时候我带着“小白帆”的孩子们去参加揭牌仪式,慢慢的开始做艺术夏令营,我们便轮流让小白帆的老师们去支教。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艾东是在做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一部法国电影叫《放牛班的春天》,讲述了一位怀才不遇的音乐老师马修到辅育院,面对一群被大人放弃的问题男孩,他决定组建合唱团用音乐的方法来打开学生们封闭的心灵,最终改变了孩子以及他自己的命运。我认为艺术就是这样一种不可言说的神秘力量,让我们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下不断地去摒弃陋习与偏见,保持一种平静的状态去收获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世界。


“小白帆”慰问军队演出


那么您认为什么是好的艺术教育呢?艺术教育又能给农村孩子带来什么呢?


我认为不管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只要去学习艺术,就是好的。我们常说艺术可以陶冶情操,实际上艺术真的是这样,它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更加有色彩、更加有温度。艺术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欣赏一幅画、倾听一首歌时的欢乐,而是让我们看见自身,萌发独立思考的意识。


我始终认为给乡村的孩子们带去艺术体验,是在播下一颗种子。人在年少时会被播下许多种子,但未必每一颗种子都能开花发芽,因为这必须要有合适的土壤才可以。就像我小时候喜欢蹦蹦跳跳,假如没有合适的机会考进舞蹈学院,可能我这一生也不见得会与舞蹈有这么深的渊源。所以乡村的孩子有了艺术的启蒙后,可能对这个世界会有更加深刻的认识,会对世界充满好奇充满希望,并慢慢的去探索。艺术就是这样一个载体,让我们去看到不一样的自己,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您对艾东公益执教过的孩子们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可能我现在对孩子们说的话他们还不太理解吧,但我觉得“艾东公益”并不只是“艾东公益”这四个字而已,它像是一个蕴藏着巨大的能量的一个宝藏,这里面有艺术家,有年轻的大学生,这里充满着爱和能量,我觉得爱是最能够让人充满能量的,我们艾东公益的孩子是非常幸福的,大家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去看到爱、得到爱、付出爱。我觉得这些孩子们的未来一定是好样的!




采访: 苏晓纯

编辑:杨宇 邓淇

责编: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