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position: Home > 学术研究 > 人物随访 > details

厉槟源——厉槟源同名个展

2019-11-24 14:58

厉槟源——厉槟源同名个展



点击视频  走进艺术家厉槟源个展



2019年11月23日,“隋建国艺术基金会”公众号的小编,在昊美术馆布展现场对艺术家厉槟源、副馆长张离、策展人付了了进行了随访,下附艺术家创作介绍及随访整理文本。


展览现场


//
随访艺术家:厉槟源
//


艺术家厉槟源


问:这次展览表达的核心指向在哪里?

厉槟源:这次展览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所有的核心都是指向我自己,都是以厉槟源,围绕厉槟源这个人,就是一个很个体的叙事这么一个展览的结构,算是我第一个同名个展吧。围绕我的生活跟我所处的(社会)环境,整个展览都是基于这个基础上来发展的。


展览现场


问:这次展览作品使用一些媒介或者是处理手段上有什么样的新意?

厉槟源:手段没有什么新意,就跟我自己的创作一样,没有借助什么高科技,高端技术,基本上以行为记录为主。尝试了用电影拍摄行为的一个作品,但是还没有做完。差不多十年来的创作。


展览现场


问:你是如何原则控制或参与展览的现有空间的?

厉槟源:因为我的作品很多都是录像,所以这个空间还是不是很好用。因为顶比较低、比较矮,所以我们就稍微改动了一下,就用木板来作为投影屏幕,然后散落在这个展厅里边。那个投影就投到木板上面,再加一些电视、图片。

   

 展览现场


问:你的艺术有受到哪些艺术家或者是流派,也可以是文化潮流的影响吗?

厉槟源:所有事情都在影响我,我也说不清楚是哪一派或者是某个人。我生活中我所接触的这些所有的信息,包括我看到的东西,都会成为我潜意识的一种经验。


展览现场


问:您对当下艺术圈或者说一直以来的艺术状况有一个怎样的判断或者是看法呢?

厉槟源:我离艺术圈很远,我自己一个人住在胡同里,平时不太出门,跟他们很少有交集,我没有什么看法,就是各玩各的,开心就行,那有啥。


展览现场



//

随访副馆长:张离
//


副馆长张离


问:昊美术馆的学术主张或者是方向是什么?

副馆长:昊美术馆从温州开馆以来,已经有六年时间了,在上海是两年时间。可以从一个经验性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情,总结之前的展览,我觉得我们是在一个国际语境下,提倡一些实验性的个人创作或者是一个区域性的,比如说中国内地或者是亚洲这样的一个实验性的艺术的探索,或者是新动向。


展览现场


国际的互动需要一个语境,所以我们会举办规模较大的国外艺术家的个展,它会在上海的开放和国际化的语境中生效。这样在加入国际交往当中,在本地平台国际化的互动当中,来判断和衡量当代艺术最新的层面。


展览现场


对于观众来说,昊美术馆提供的是一个立体、多方位的体验。在二层展出的非常有历史感和文献价值的博伊斯作品是馆藏常设展,这是一个基调。然后一层和三层是大小两个展览现场,搭配出国际和本土、成熟与实验等等的不同层面之间的丰富性以及对话和反思。再加上艺术品商店和即将落地的书店等设施,它是一个基于上海,以及基于浦东张江地区,建立良性循环的文化生态的构架。

 

展览现场


问:刚刚您说的这些和选择厉槟源来做个展,包括十年的这些作品,有没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您这个美术馆选择厉槟源做这个个展的诉求或者是目的是什么?

馆长:鼓励新的创新,鼓励比较有原创性的艺术家的贡献。这些艺术家从他们个人的工作,或者是他们在社会当中的位置来看,做了很多的牺牲和贡献,应该得到某种程度的评价和认可。通过这样的项目也会把我们美术馆的定位或者是学术的主张更好的体现出来。

展览现场


//
随访策展人:付了了
//


策展人:付了了


问:您作为策展人和艺术家在一起工作的过程是怎样的?之间会有一些磨合或者是其他吗?

策展人:这次厉槟源个展的创作过程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经验。作为厉槟源的第一个同名个展,艺术家非常深入地投入到这个展览的创作当中。在展览的内容、主旨和呈现方式上我们也有很多的讨论。从策展工作的角度,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去梳理和重新认识厉槟源在这十年中的创作脉络。


展览现场


特别重要跟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因为厉槟源的创作很多时候是就地取材:通过他自己的身体、社会空间、自然空间和一些很容易获取的材料来进行创作,所以在我们构思这个展览的呈现方式的时候,也希望和他创作理念相呼应。我们可以在展览中看到像木板、石头、砖块这样一些材料,都成为了布展和投影的介质,这些材料也都曾经出现在艺术家过去的创作中,因此整个展览和厉槟源的创作本身也是一脉相承的。


展览现场


关于艺术家


厉槟源


1985年生于中国湖南永州,201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厉槟源通过行动、录像和行为艺术表演介入日常中国社会的不同领域,探索身体、物质、观念认知和社会价值。其艺术实践占据了城市和农村空间,包括公共空间,自然环境或偏远的后工业区。正如Murray Mckenzie所言:“厉槟源是一位具有雕塑意识的行为艺术家,他征用身体——有时候还有烟火、刀具和其他义肢一般的身体延伸——作为探索不同场域的临时干预装置。”他艺术实践的动机是通过身体互动来了解自己所处的空间和物质环境,以便质疑和超越我们对环境所强加的规范和意识形态。


厉槟源的近期个展包括:“汲取”(MU艺术中心,荷兰,埃因霍温,2019),“土地——张洹和厉槟源双个展”(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PS1分馆,美国,纽约,2018)、“众重行事” (华人当代艺术中心,英国,曼彻斯特,2015)、“谁的梦”(今日美术馆,中国,北京,2014) 等。群展包括“农耕地——当生活通过当地农业变成艺术时”(青森县立美术馆,日本,2019)、“柏林-北京:视觉转换”(德国国家摄影博物馆,柏林,2019)、“身体研究”(莱比锡当代艺术美术馆,德国,2019)、“街道·世界生成之处”(罗马国立二十一世纪美术馆, 意大利,罗马,2018)、“家的变迁”(金泽21世纪美术馆,日本,金泽市,2018)、“邪恶的词典——江原道国际双年展”(韩国,江原道,2018)、“回放——皮埃尔·于贝尔电影与录像收藏展”(OCAT上海馆,2015)、“瑞典OpenART双年展”(厄勒布鲁市美术馆,瑞典,2015)、“MOFO2015”(新旧艺术博物馆,澳洲,霍巴特, 2015)、“八种可能路径”(Uferhallen,柏林,2014)、“小跃进”(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2014)、“一切坚固的东西都将烟消云散”(卡布索美术馆,挪威,2013)、“不合作方式-2”(格罗宁根美术馆, 荷兰,2013)等。

采访、剪辑:郑确

编辑:邓淇

责编:琴嘎

图片提供:厉槟源

致谢:昊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