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position: Home > 艾东公益 > 公益视角 > details

拉着你的手 让你学会放开我的手

2019-08-08 22:40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我为什么要带着孩子参加支教活动的话,我想还是用他一年级时我写过的一句感言来代表吧:拉着你的手,让你学会放开我的手。”

——廖亮


志愿者:陶天飏、廖亮


廖亮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任教于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艺术系,是艾东公益的骨干志愿者,她带着儿子陶天飏连续四年参加艾东公益的夏令营活动。今天,我们就走近廖亮和儿子陶天飏的支教故事,感受共同成长的力量。



拉着你的手

让你学会放开我的手


支教是我的人生梦想之一。当我的博导参加过2015年的艾东公益支教活动后,2016年,我带着要上初中二年级的陶天飏加入到了艾东公益志愿者的行列,已经度过了四年宝贵的时光。参加艾东公益,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收获远远大于付出。


还记得陶天飏问我:“什么是艺术支教?”我想了想,对他说:“我觉得艺术带给人美感,艺术教育就是让人学会欣赏世界的美好。”他有点似懂非懂,但看得出来,他开始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了。


志愿者陶天飏

选择带孩子一起去参加支教,是因为我一直认为教育的过程应该是一个共同成长的过程,或者说,如果你想让孩子成为一个更好的他,那么你首先应当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我很享受这个共同成长的过程,我们彼此进入对方的人生体验中,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美好体验。所以我对他说,如果他要跟我一起去,那么他得有能力在这个活动中贡献出他自己的一份力量。

当时他正痴迷于魔方,还在他们中学创办了一个魔方社团,于是他提出来说:“我可以教小朋友魔方!”我觉得这个想法可行,在与基金会沟通确认后,我们就准备出发了。


第一次参加支教活动时,领队告诉我,男女生要分开住,说实话初中二年级的孩子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我内心还是有一点担心的。但让我非常意外的是,第一天入住,当我放下行李后想当然地要去帮他收拾宿舍时,他竟然告诉我,他已经自己拉好了晾衣绳,连脏衣服也都洗好了!我才意识到,当你真的放手时,孩子才会迅速成长起来。

陶天飏、陆理琛向支教地教师学习种地

首先一周的集体生活,不仅在日常生活自理能力上锻炼了他,更重要的是一种集体意识的培养。每天早上要跟大家一起起床、吃早饭,乘车去教学点,晚上要参加集体合唱排练,还要参加闭营演出的排练等等,这7天里,他不能因为个人的习惯(比如要睡懒觉)和喜好(比如不喜欢唱歌)就脱离集体,或者拖集体的后腿,我觉得这对于城市独生子女是一个特别好的锻炼。在现代教育强调个体性的同时,在网络沟通替代面对面交往的当下,缺少群体归属感其实是一种无力又无奈的现实。所幸的是,每年的这段生活让他懂得个体与集体并不矛盾,更当是相辅相成的。这四年里,他从第一年合唱时只张嘴不出声,到第四年敢于拿着话筒让声音传得更响、更远;从第一年在美术剧里演一座“沉默的山”,到第四年带着6个同学上台表演悠悠球,这些变化不可谓不大。


闭营仪式悠悠球表演


其次是遇见很多良师益友。四年的支教中,团队中从年长的老师,到年轻的哥哥姐姐,甚至还有年幼的小妹妹,他遇见了那么多宽容、善良、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志愿者们。他看到美术组的孙逊老师每年都带领学生们为了呈现最后的作品展工作到深夜,他领教了合唱组的王军老师在排练时的一丝不苟,他也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哥哥姐姐们不计得失地忙碌着,我相信所有的人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对于善意和真诚的理解。所以,晚上休息时,他会去教年长的老师们玩魔方;微信群和朋友圈里,他也会同哥哥姐姐们愉快地互动;每年的支教周和志愿者年会他都积极参加……..志愿者大家庭是他的一笔人生财富。

《魔方课》申请计划书


四年的支教活动,更让他看到了坚持的力量。去年,他跟我提了一个想法:他注意到很多来参加艺术体验夏令营的孩子是农村的留守儿童,联系到他曾经看到的关于留守儿童因缺乏陪伴和交往而陷入网瘾的报道,他想有没有可能把魔方开设为一个单独的夏令营兴趣课程,通过教授魔方、悠悠球这些手指极限运动,逐步在当地学校建立社团,他想孩子们可能因此增加一些兴趣爱好,由此形成有共同爱好的伙伴关系,或许可以为解决留守儿童缺乏陪伴的问题出一份力。

志愿者廖亮、陶天飏在上魔方课

我鼓励他把想法形成一个可行性方案,但是一开始他有些犹豫,他怕自己做不好。我跟他说,你不需要一开始就做得很完美,你看现在的马耳山艾东小学很美吧?但十多年前那里只有两排平房。是艾东老师和那么多志愿者坚持了这么多年,校园才一点一点建设起来的。所以,只要你坚持,尽力去做,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我相信艾东小学的例子给了他很大的信心,因为这是他亲身经历和体验到的事实。于是他大胆地把计划书写了出来,还邀请到了好朋友陆理琛一同来完成这个计划。在去年的志愿者年会上提交了这份计划书,特别感谢艾东公益对这两个孩子的信任和大力支持。今年暑假,魔方实验班正式开始单独招生了!第一批学员有10人。


2016年陶天飏和妈妈廖亮、
艾东公益发起人李艾东、
愿者刘海港在马耳山艾东小学合影


今年的魔方实验班开设在马耳山艾东小学。这一次,两个孩子(陶天飏15岁,陆理琛13岁,都来自上海市实验学校)要独当一面,早上8:30开始上课,下午16:30下课。为了上好课程,陆理琛提前很久就开始备课,为了保证授课效果,还在爸爸妈妈身上反复试验。

第一天上课后,他苦恼于学生们不理解他的讲授,琢磨了一晚上,他决定改变策略,先教会一个学生,再让他去教其他人。因为他发现当地的孩子们可能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沟通方式,通过一个人去带动其他人的教学效果可能更好。

认真备课的陶老师

陶天飏今年因为要参加学校的假期活动,是晚了两天才到达的诸城的。但是我有我的任务,不能因为要等他丢下夏令营课堂上的孩子们。所以,只能让他自己走这一路。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独自乘坐长途火车出行,说不担心其实是假的。但是一来确实不便接站,二来也相信他能hold住这一路行程,所以跟他沟通好应急预案后,就大胆放他一试了。结果如预期,晚上十一点,顺利到达营地。先来两天的同伴陆理琛一直等着他,连下午发的凉皮也要留着两个人一起吃。少年人的友情会留一辈子的美好记忆吧!

魔方课上的陶天飏和陆理琛

今年的夏令营,陶天飏和陆理琛还共同完成了一幅艾东公益小恐龙logo的魔方像素画搭建。陆理琛曾经在学校用魔方搭建过校徽,受此启发,他俩提前就策划要尝试用魔方搭建咱们艾东公益的小恐龙logo。

艾东公益小恐龙logo的魔方像素画


他们先确定了像素画的呈现尺寸,然后计算了需要的魔方数量,再由陆理琛在电脑里完成魔方像素画设计图纸,最后就是搭建了。大家看到的小恐龙就是他们两人用136个三阶魔方,花费大约40分钟搭建而成的。效果确实很不错哦!


搭建小恐龙的魔方像素画


今年的魔方课程完成后,他们俩还在10个学员中选定了一位叫王晗旭的同学,让他担任今后马耳山艾东小学的魔方社团负责人。尽管这位同学起初不敢“担此重任”,但陶天飏和陆理琛都鼓励他不要怕,他们将全套教案都留给了他,还告诉他开学以后每周都写一份活动总结发给他俩,这样如果王晗旭在社团活动组织中有任何问题或困难,他们都可以及时了解并能帮助他一同解决。这不正是他们将在支教中的自我成长以及所学到的,又传递出去了吗?这样的良性循环,这样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影响,不正是公益支教的价值所在吗?


魔方班全体成员


这次活动中,还有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闭营演出的彩排是由我负责的,当时因为时间紧张,魔方班的悠悠球表演只走了一次台,但因为这些孩子都是第一次上舞台表演,我担心他们记不住走位,所以让他们在旁边稍等,等下一个节目排练完成后,插空让他们再走一遍。但是由于临近放学时间,郝各庄中学的校车等着必须在五点前把学生送回中学校区,所以只能让后面的节目一个接一个地彩排,而魔方班的孩子们一等再等,最后也没腾出时间让他们再走一遍台。为了这件事情,陶天飏晚饭时质问我,为什么要让这些孩子一等再等。我跟他解释了校车问题,他依然不接受。起初我并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回到上海后,他给我看了他写的支教日记,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作为老师,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我必须为他们争取!”我这才明白,他的愤怒缘何而来。我也忽然意识到,他对待这一周的“老师”身份是如此认真,甚至比我更像一个称职的老师!孩子如同一面清澈透亮的镜子,照出那些成年人已经不自知的自以为是。我必须诚恳地向他道歉,向那些在烈日下等了很久的孩子们道歉。


这几年周围也有很多朋友知道我们参加艾东公益活动,经常有朋友问我:“明年能不能带上我和我家孩子去参加?”我总是问他们为什么想去参加?大部分人说:“我想让孩子看看农村的生活,吃点苦,让他知道珍惜自己的生活。”我都会跟他们说:“如果你是带着这个念头的话,其实你已经不自觉地在俯视农村、俯视农村的孩子了。支教不是通过施舍你的怜悯或者善意去获取一种自我崇高感,不是通过对比去确认自己的优越感,支教应该是你发自内心地,用你自己的力量去做点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事情。这个过程看似是利他的,但最终收获的是你自己。

事实上,如果一个人有心,不需要离开城市,跑到山区,每一刻我们都可以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善意,保持对他人的诚意就是出发点。

诸城马耳山志愿者全家福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我为什么要带着孩子参加支教活动的话,我想还是用他一年级时我写过的一句感言来代表吧:“拉着你的手,让你学会放开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