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position: Home > 学术研究 > 人物随访 > details

虚霩——李赢个展

2019-10-25 14:57


虚霩——李赢个展


“虚霩”——李赢个展海报


点击视频  走进艺术家李赢个展



2019年7月26日,“隋建国艺术基金会”公众号的小编,在新氧艺O2art空间布展现场对艺术家李赢、展览负责人蔡文娟进行了随访,下附艺术家创作介绍及随访整理文本。


布展现场



随访艺术家:李赢


艺术家李赢


问:以往展示居多的是格状结构,这回不一样。思考线索不一样吗?

答:一直在做的工作是做关系。创作主要是将作品敞开露出很多线头。我会将这些线头编制成立体的根茎结构,呈生长拓张的状态。格状结构的起点是2007年《序》算我公众展示的这系列第一件。不同于传统的处理办法塑造空间,后来《时间》我开始在找视觉和物质带来的力量和心理博弈关系,也就有了再后来《此时·何处》系列、《1165m》还有细丝系列等。粗细钢筋到细微丝, 调动“人”物质化身体反应与视觉化影响的心理意识, 这些过程的跳动关系是我主要的工作重心。在这样的框架下, 你来看这次个展《虚霩》,就会发现我展出的作品跨度2015年至今,作品间的联接关系却犹如根系繁茂的同源内核。 


《胚》


问:这次个展作品和去年个展《凹凸》作品的关联?

答:去年个展《凹凸》主要呈现是力量的穿梭涌动,将光这一虚物质实体化, 以便纳入到空间里力量的推压分割体系。而今年个展《虚霩》主要呈现是力量的禁锢与拓张,也将《凹凸》个展核心的“内外”概念在这次个展持续强化。腔体-溶洞撕裂粘合-组织结构它们的循环关系是力量在施力空间的过程。这两个展并置一起, 你会更清晰为什么我说调动“人”物质化身体反应与视觉化影响的心理意识, 这些过程的跳动关系是我主要的工作重心。 



《躬》系列作品


问:时间跨度上为什么和其他线索穿插进行?

答:很正常,我不是单向的设计工作,我是有情绪波动的生命体。事情的发生、爆裂、影响,效应不在机械化的操作模式下,我只是个身体与意识都在勤奋联接运转的生命而已。所有的“面临”有些会与这个生命体产生联系,有些没有。而沉积下来成为养分还是消耗都未为可知,姑且算是素材量到质的蜕变也需要周期,有些线索先发酵有些还在积蓄能量。


《虚霩》


问:这次展览对作品挑选 和空间布置上是怎样的思考?

答:我开始提到“内外”概念在这次个展持续强化,腔体-溶洞撕裂-组织结构它们的循环关系是力量在施力空间的过程。将2015年的1.《胚》作为这次个展空间循环关系里腔体的代表,进展厅中间占据很显眼宽阔的流动线优势位置,要有破裂开启的气势;而2、3《》系列的两件作为腔体也作为个体与外在力量钳制依托的叙述;《虚霩》和《躸》三件作为溶洞撕裂粘合的发生;4.《虚霩》在大厅角那可以收扩整体空间;5/6/7《躸》系列三件连贯了大厅和在进门空间的区域,玻璃那暧昧不清的空间分割符合这组的变动状态;8/9《藤》和《躯》明显是残留也是生长的组织结构,8《藤》其形态类脑结构,入口处迎面而来,9《躯》所在的半独立空间和其形态呼应,整个场域是循环的联接关系。




《躸 (ji )》 系列作品


问:这次展览感觉总体气息会有些残酷、悲壮色彩?比如提到形态结构组合间的相互禁锢又相互依托?

答:没有刻意去渲染残酷悲壮的气氛,我也不关心这些。就像我所有作品整体呈现的气息,有人从作品里读到伤感,悲悯或心理层面的起伏。于我,创作的偏向就是拨开依附的情绪挖掘的都是些深层本源问题。真实与虚幻、能量的骤缩与扩张、宏观微观的视域更替、向内局部的紧缩和向外拓展的宏阔、阴阳的交叠转换、 规律的恒定与生命的无常······这些肯定不会是轻松愉悦的气场,必定是寂境泛思。


《藤》展览现场


问:这次用的材料挑选也很不一样,选取材料时会是什么样的过程?

答:我是对身体经验敏感的人,专业方面又正好是研究空间、物质、身体这些事,到处皆为我材料。工作室里各种收集各种摆弄,便是职业习惯。作品的材料,当展示出来时,都是各方面的集合,和作品概念、形态特征、传达气息还有资源的可操控范围都息息相关。格状结构的作品我已经谈过材料选取的过程与思路,这次展览上的作品也是有着腔体-溶洞撕裂-组织结构的循环关系线索,材料选取不是第一位发生,是其他综合产生的材料选取。


《躯》展览现场


问:作品提到的肉身替换是指自身的还是什么?

答:这次展示的作品形态都指向“肉身”的联想,确实也是自身的身体经验而来。但我是众生其一,并不异于他人,我即众生,众生即我。而肉身是因意识的进驻,才感受到自个体和他个体的区分。也就是通过区别他者从而清晰化自身尊在。来源于此的分别心只是意识的存在显现,而并不真正意味着自个体就真实与他者区分开来。讲到这我是想引出肉身和世间万物就是如此的关系。展览前言里我写到“关于万物形成的大设想,清虚空廓演化出宇宙,这个跳脱过程让我着迷。抽离于身体, 在想我脑中所想,意识的循环包覆与挣脱交替,那么近,那么远。


展览现场




采访展览负责人:蔡文娟



展览负责人蔡文娟


问:你这个画廊和李赢的合作关系持续了几年了?她是雕塑家,这可能对画廊来说,有一些胆识的做法,可以谈谈画廊经营上和雕塑的关系。

答:李赢是我们家雕塑装置艺术家中的一位。我们目前代理合作的艺术家当中,雕塑和装置艺术家占到所有艺术家的百分之四十。我本人非常喜欢这种(艺术)与空间发生关系的作品,因为非常有挑战性吧!我觉得不管是对艺术家也好,还是对经营者也好,都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因为现在,尤其是装置, 不那么简单。它会经常打破原有的对传统雕塑作品的一些观念。但是每一次当我们艺术家创作出一些耳目一新、完全突破以前的一些认知的作品,包括我们怎么样去推动它、宣传它,到最后这些不同于以往的、传统的,或者说它更先锋的作品,被人接纳、被人收藏的时候,是非常有成就感的。而且我们觉得,作为一个机构,同时跟艺术家的研究、创作发展共同成长,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